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民生舆情 > > 正文

字号:  

常州中院超标的查封致关联企业濒临“死亡”

  本社记者赵锋 魏峰 发自江苏常州

  一个移动通信科技公司,被资本方找上门求入股,并拟运作包装登上资本市场掘金。谁知“蜜月期”过后,却因IPO市场变化,上市计划搁浅。当资本方要求科技公司大股东回购股份时,大股东却因筹资未果未能全部履行回购义务。由此,双方“反目”不得不诉至法院。

  日前,本社记者在核实该起“股权转让”纠纷案时发现,该企业高出涉案标的数十倍的资产被查封、冻结,致使该企业股东及关联企业濒临“死亡”。

  找上门的投资

  工商资料显示,泽仕通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注册资本3073万元,主营移动通信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安装等。其股权结构为控股股东林志华认缴出资2250万元,持股73.22%;林诗源认缴250万元,持股8.14%;苏州锦华赢创业投资中心(以下简称“苏州锦华赢”)认缴208.62万元,持股6.79%;上海富阜资产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上海富阜”)认缴182.24万元,持股5.93%;上海云燕商务投资中心(以下简称“上海云燕”)也认缴182.24万元,持股5.93%。

  事实上,这家科技型企业在2011年以前,因其获得几十项通信技术专利,产品供不应求。但随着林氏父子引入上述三家股东,并遭遇公司IPO搁浅后,林氏父子的日子瞬间变得窘迫。

  林志华向记者表示:“2010年,东海证券公司董事长朱某敏找到我们公司,认为我公司科技含量高盈利能力强适合包装上市。随后我们开始合作,运作泽仕通上市事宜。”2011年1月开始,以朱某敏为主的东海证券团队对泽仕通进行尽职调查后,由朱某敏介绍苏州锦华赢、上海富阜、上海云燕及郑某悦,以增资扩股形式总计1.1亿元增资泽仕通,总计占18.64%股权。林志华还称:“实际上,上述三家主要投资方的实际控制人是朱某敏。朱某敏以东海证券为平台,却为自己寻找了泽仕通这个包装项目,并拟推向资本市场。”

  然而,因2012年证监会暂停IPO以及泽仕通外部通信项目暂停等因素,2013年经华泰证券、东北证券及东海证券论证,停止了泽仕通IPO计划。

  随后,朱某敏代表的上述投资方,要求泽仕通大股东林志华父子回购股权。由于1.1亿元增资已经投入企业运营,林氏父子无力回购,朱某敏遂强行将泽仕通公司运行资金4000万元划走,并声称若林氏父子不尽快回购股权的话,会将两人的所有股权查封。

  要求回购股权

  在此背景下,林氏父子与苏州锦华赢、上海富阜、上海云燕纪郑某悦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由林氏父子向曾经的投资方四位股东购买泽仕通对应注册资本为573.1万元的股权。其中,林志华受让上海富阜持有泽仕通182.24万元注册资本的股权,并支付价款4238.5万元;林志华受让上海云燕182.24万元注册资本的股权,并支付价款4238.5万元;林志华受让苏州锦华赢持有的公司130.17万元注册资本股权,受让价款3010万元;林志华受让郑某悦持有公司78.45万元注册资本的股权,并支付价款1816.5万元。林志华应于2013年6月30日前,一次性向上述四方付款。

  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林氏共计向苏州锦华赢转账支付4000万元股权价款。2015年6月15日,苏州锦华赢、上海富阜、上海云燕又与林氏父子签订《补充协议》,协议确认上述《股权转让协议》,郑某悦持有的泽仕通股权已经转让给苏州锦华赢。《补充协议》还约定,林志华如未能如期支付苏州锦华赢、上海富阜、上海云燕股权价款,应向三方每日支付万分之八的违约金。截至2015年6月15日,林志华未向上述三方支付完转让价款,林志华应向上海富阜支付违约金合计6662.922万元;应向上海云燕支付违约金6662.922万元;扣除已经向苏州锦华赢支付的4000万元价款,应向苏州锦华赢支付违约金1849.178万元。应自2015年7月31日前一次性支付价款及违约金。

  2017年,因林志华未能偿还上述三家相应款项,三家投资公司将林志华父子告上常州市中院。2018年4月3日,常州市中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上述三家投资公司胜诉。不过,判决书将违约金改为按照年利率24%支付。

  林氏父子不服上诉,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林氏父子未按期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常州市中院于2018年4月26日向林氏父子发出《上诉费缴纳通知单》,逾期不交纳按照自动撤诉处理。但期限届满,林氏父子仍未交纳。因此,裁定本案按照自动撤诉处理。由此,一审判决生效。

  对于未按期交纳上诉费,林志华向记者称:“一审法院未经依法送达《上诉费缴纳通知单》,由此导致了二审审理并结案,对我明显不公。”林志华还称:“通过一审法院提供的法院专递邮件详情单体现的内容可以看到,我们没有在签收单上签字签收。也就是说,我们没有接到该通知单,导致未按期交纳上诉费。”

  据悉,针对上诉费未按期交纳等情况,2018年11月,林氏父子已经向江苏省高院提出申诉,要求再审该案。2019年1月11日,常州市中院对此发出《民事释明函》,要求林氏父子“服判息诉”。这一行为让林氏父子的申诉直到2019年9月17日才收到江苏省高院的信息调查函,但至今仍无结论。

  涉超标的查封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股权转让纠纷案审理前,苏州锦华赢、上海富阜、上海云燕于2017年4月21日向常州市中院申请对林氏父子相关财产进行保全,请求法院查封冻结林志华、林诗源银行账户中2.35亿元的存款或查封冻结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尽管常州市中院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上述金额的财产,但实际上是将林志华、林诗源父子名下所有公司的股权全部查封,查封资产价值超过35亿元。

  对于超标的查封,林志华表示:“法院相继查封我们父子在泽仕通公司所有股权、福建凯威通信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股权、云南泽仕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等资产,其中连我在泉州由母亲居住的无土地证自建房,法院执行局也进行了查封。另外,泽仕通云南房地产公司价值约20余亿元的商铺也被全部查封。查封严重超标。”

  实际上就上述被查封的资产价值,林志华向常州中院提交了相关的资产评估报告,但法院没有回应。

  2019年,据《华夏时报》报道,东海证券董事长朱某敏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7月18日,东海证券披露公告,称朱某敏于2019年7月16日提交辞职报告并即时生效。

  对于是否存在超标的查封, 2019年12月10日,本社记者向常州市中院政治处联系核实情况,并留下采访问题。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任何回复。

  来源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772358354812535309

  • 作者:佚名
  • 编辑:杨磊

ico热图一览

信息服务

  • 鹤岗市南山区政府违法强拆、业主上访多年未果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