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经济维权 > > 正文

字号:  

网曝浙江丽水:千万资产被洗劫一空受害者维权艰难

  (记者:雷霆)2019年12月21日记者接到福建省福清市上还镇梧岗村村民林秉全的投拆,他希望记者能见他一面,有情况向记者反应。

  记者与林秉全约好在浙江省丽水市见面,同时可以到他说的工地去了解情况,于2019年12月23日下午,记者在丽水与林秉全见面。

  林秉全向记者介绍说:2010年12月3日,魏松祥利用山东中宏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宏公司)名义以105866071元中标该工程二标段。中宏公司中标后设立了50省道莲都段第二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并以项目部的名义该了公章,魏松祥作为项目部实际控制人掌握财务公章,并以项目部的名义对外转包工程。

  

  林秉全实名举报

  2010年12月26日,魏松祥、叶明露、应培亮三人以自然人身份与举报人签订了《工程承包意向书》,为举报人介绍项目,合同约定将二标段工程全部转包给林秉全施工,魏松祥按工程价款按照中标价下浮14%变成了98241883元,还需要向中宏公司缴纳管理费及税费共7%,同时,合同书约定林秉全需向魏松祥等人支付600万元的介绍费,其中包括工程保证金330万元,后魏松祥、应培亮又向林秉全借款70万元,前后魏松祥本人出具收据收款收条证明收到650万元,应培亮出具收据证明收款20万元。

  魏松祥收到钱款后,以项目部名义于2011年4月8日与林秉全个人签订了《劳务承包合同》。此合同实际是二标段工程的承包合同。但合同却模糊约定按照劳务工程量计算工程款,林秉全带工人进场施工。

  

  林秉全自己出资购置工程施工设备和工程材料,垫资支付施工人员工资,截止到2012年9月底,施工队已完成隧道开挖450米,路基成型3公里,5座桥梁村基工程完成95%,涵管铺设完成15道,箱涵完成2.5道,改河桥完成30%,总计工程造价约3000多万元,

  

  完成二标段总工程量的30%以上,且均是施工最艰苦的基础工程。(包括临时设施三通一平以及工程进场复测工作等工地标准化施工,均已完成)2012年9月28日中午12点,在事先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魏松祥以项目部名义在工地张贴“关于林秉全施工队伍清场的公告”

  

  在此公告中公然写到“自公告之日起,施工现场和作业面所有机械设备封存,任何人未经项目部同意不得启用、转移,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该施工队下属雇工必须于2012年9月28日下午13:00前离开本工程施工现场和作业场所,未经我项目部批准严禁进入,否则责任自负”。这种明目张胆的抢劫行业林秉全当然不服,与魏松祥发生了冲突。2012年9月28日下午,魏松祥带领其亲信(妻子、妻兄、妻弟)及岳军等黑社会人员合计200多人,在工程“不丈量、不收方、不结算、不给工人发工资、对施工现场材料、设备不清点,不给一分钱、合同未解除”的情况下,用武力打、砸、抢夺本人的施工工地及设备,恐吓、殴打施工人员。当场有7名施工人员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而且,魏松祥、岳军等一群人随即封锁了各个村道路口,阻止我们到医院救治伤员。还当场扬言“谁敢不走(呆在施工现场施工)就挑断谁的脚手筋……”。

  

  事隔不到半个月于2012年10月12日中午,魏松祥与张立刚等人再次密谋,继续组织纠结社会地痞岳军等黑社会人员80多人,手持砍刀、铁棒等凶器强闯施工现场,实施二次抢夺,肆意殴打工地的农民工,以武力手段强行掠夺施工工地、非法抢夺机械及物资材料,全部霸占为已有,并再次把工人全部打出施工现场。现场被抢夺的施工设备及库存材料价值1430多万元。在这期间,不让我们现场看管,许多证据也被其毁灭掉。截止到目前,对我方所施工的工程仍“不丈量、不收方、不结算”及材料设备不付钱,各项损失加上应收账款合计被抢夺、侵占价值5028万元。

  

  原施工现场

  林秉全到指挥部报案后,指挥部副指挥长徐建坤(项目部魏松祥的堂舅舅)2012年10月12日下午16点到了现场、明知我工地被净身清场出户,非法侵占了我的工地及施工设备和材料等,面对暴力清场事件既没有制止、也不封存现场、更不组织有关人员保护我的“机械设备、物资材料、以及及时记录、丈量已完成的工程量”的证据,反而回到了指挥部还出具伪证给公安机关说没有发生打砸抢事件。

  山东中宏路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立刚还宣称:“丽水市委书记卢子跃是我东阳人,以前在他手下干活,是我好朋友,还有我中天集团老总楼永良是全国人大代表、行业的老大,是丽水市委书记卢子跃的好朋友,黑道、白道,老林由你选。”他还向我侄子说:“我还可以叫魏松祥找社会上叫100人,如果100人不够就200人,如果200人不够就300人,我们就这个样,随你便。”  

  原施工现场

  2012年9月28日案发后,我就不间断向公安机关上访,在吕小平的操纵下,指挥部出具伪证、采用欺上瞒下手段,作出编号2012信212号(公安机关信访事项告知单),在告知单里,竟然歪曲事实宣称“2012年9月28日和10月12日未曾发生你所反映的情况。”  

  在原施工现场不明人员拿砍刀拦路

  黄开华向记者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1点左右,我和妹夫黄明发在碎石机旁边清理皮带,黄明发蹲在皮带边,紧螺丝,突然间尘土飞扬,几十辆车飞弛而来,有的开到洞口,有的开到变压器旁边,有的在堵在四季路口,这时每个车的车门同时打开,每个车都下来四个人,他们统一带一只手套,手持砍刀,有的拿1米多的木棒,头发黄色,有的还纹身,气势汹汹冲入工地,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黄明发还不知怎么回事,就被一棍打倒在料斗边,旁边几十个人冲上来就对他拳打脚踢,我刚要拿手机拍照,有一个光头就对打手们吼:把他手机砸了,不准拍照,狠狠教训他,语音未落,几顶摔过来的安全幢,全部砸在我脸上,瞬间,我头冒金星,脸肿起来,随及冲上来对我猛踢猛。  

  林秉全被这三人强行拖出施工现场

  打,手机也被他们抢过去,扔在地上,用铁棍砸的粉碎,我和黄明发也被打倒在地,动弹不得,这时又有一伙贵州流氓冲了过来,其中一个手提砍刀对我们吼道:“叫你们这些福建人赶紧滚开,离开丽水,否则砍死你们。”事后知道,这是一伙以岳军为首的黑社会团伙,魏松祥为了抢工地,不惜重金从贵州叫了几十个打手,他们一部分持刀守工地,另一部分守在土地瑶村路口,另请几十个黑保安守在项目部路口。  

  不明身份人员统一右手黑手套

  我俩吓破胆,赶紧从土地瑶村口离开工地,去医院看伤,又有一伙持刀歹徒冲过来,对我俩吼,敢去医院就挑断你们脚筋,几把刀同时架在我俩脖子上,我俩惊呆了。天啊,这是什么社会,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持刀行凶,敢问浙江政府,魏松祥这一伙人渣还有没有人敢管,我请求政府能给我们公道!

  陈文向记者说:9月28日中午1点,准备帮挖机师父施理秋加油,我俩刚去走到便桥前,施工理秋去发动挖机,这时只见项目部张总(张立刚)和魏松祥带着几百人冲到工地,最前面的手持一米多长的砍刀棍棒,后面的人从车里拿出钢管,跑到我前面,我见有的人跳到驾驶室去开车,拖施理秋拉下车,我刚说一句“不准开车”你们不是工地的司机,干嘛开我们的车,这时只听到张立刚和魏松祥俩对那流氓混混的人喊“动手,给我狠劲的揍一顿,把福建人都打跑。”这时有几人直接把我们围起来了,对方直接把我们对扣上,把我肚子当球打,几十拳打在肚子上,痛的直流眼泪,张立刚一直在旁边看,见站不稳,又叫人把我拉到装载机轮胎底下,那此人又脚踢过来,我被打得只能靠着轮胎才能爬起来,而施理秋他们被那些人用钢管敲到头部,脑壳都肿了几个大包,里面全是於血,之后,又被对方拖到轮胎

  

  旁,把我们像垃圾一样扔在一起,我们只是个打工的,怎么打得过他们那些社会上专门的打手呢?何况他们人数是我们的几十倍,我们只是出来打工赚钱的农民工,碰到这样的事,我们又无钱无势的,当然第一个想到的是找警察啊,于我们事后打110,可是打了好几次,最后才来一辆,可是车才开到世纪路,魏松祥上去打了个招呼,警车就走了,你们说这是什么世道,警察口口声声说着为人民服务,可是有几个警察是真心实意的为我们农民工、老百姓服务过,难道现在这社会我们农民工遇到这种事,就只能忍气吞声的吗?难道现在这社会的警察已经没有正义,不讲法律了吗?

  

  部分被抢的设备还在郎奇隧道

  林秉全向记者反映说:2018年12月又举报到公安部,20219年2月份、4月份,我举报中央政法委扫黑办公室及浙江扫黑办,5月23日举报省纪委,但在6月中旬碧湖派出所兰警官找我做笔录,他说会向领导汇报,截止9月28日,碧湖派出所周警官来电告诉我,说:据他们所里民警调查,魏松祥、张立刚没有犯罪记录。我反问周警官。在光天化日之下,带领200多人打我工人7人,还有公安民警到我福建福清市调查被打工人,砸了我们的机械设备,抢夺我们的施工工地,霸占我们的材料、设备据为已有,把我打的净身出户,现在被抢机械设备还堆放在郞奇隧道口,这不是犯罪是什么?什么才叫犯罪?我要求他给我书面文书,周警官说要书面文书向领导汇报同意后才能给我,至今没有给我。事到如今莲都区公安局还如此强有力的保护地方黑恶势力,总是黑白颠倒说谎话,总说没有犯罪记录,实在是天理不容!无视党中央扫黑除恶精神,公开唱反调,拒不严查立案,让黑恶势力犯罪分子及保护伞继续消遥法外。

  

  部分被抢的设备还在郎奇隧道

  我特别强烈要求,按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武汉开会调研时,强调提出三个策略,包括:对社会影响大的重大案件或线索,必要时由上一级政法机关依法提交管辖,防止各种不正当因素干扰。

  

  现在已通车的原施工现场

  对群众反映强烈,反复举报却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要依法采取异地用警、异地羁押、异地审判措施,确保黑恶势力及其背后保护伞得到依法惩处的精神。成立专案组异地用警,直奔案发地,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山根村,郞奇隧道口左右村民调查,以及我现场施工被打人员,还有当时被赶出施工现场的工人没有发放工资,还去找丽水市劳动局监察大队长谢大队长调解发工资,谢大队长说山东中宏路桥副总经理张立刚、魏松祥这样做法太过分了,责令他发工资,你们可调查谢大队长,工地发生的情况他都很清楚。还有当地村民益伟看到张立刚、魏松祥雇贵州人打手开一辆皮卡车装有大量砍刀铁棍等凶器在工地转来转去并被他拍下照片,这都是铁的证据。可以调查益伟本人于以证实就会知道实情,还有莲都区检察院李检察官负责我案件调查,中途时,我问李检察官,案情调查如何,李检察官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我同情你,你可以向公安局申请拘留张立刚,魏松祥先拘留15天,下步再说。关于立案问题要领导说了算,我无能为力。

  最后林秉全向记者说:我请求丽水市政府能还我一个公道,并为我追回材料、机械、设备和工程款5028多万元,要求政府要对方支付我7年来的维权之路的经济损失10万元,从以上事实,足以说明公安信访事项告知单,说9月28日和10月12日未曾发生你所反映的情况,是不属实,假话谎话,黑白颠倒!有意保护他们免受法律制裁!更可恶的是在2019年9月8日丽水市碧湖镇派出所民警告诉我说张立刚、魏松祥没有犯罪记录。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我相信丽水人民政府能为我的维权之路划上一个句话,我会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记者在采访中看见,林秉全原来的机器设备现在全部变成了一堆铁,林秉全在2011年1月10日进场施工时全部买的是新进的,总价值是1430多万元人民币(包括库存材料),林秉全向记者讲,当时所有的施工设备都堆放在施工现场,可现场只有3辆拖渣车和部分设备,而其它所有设备都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路已通,可中宏公司租地把林秉全的机器设备存放在一个空地,请了一位工人看场,中宏公司每月发给看场工人工资每月3500元,已有近8年的时间了,如果这些机器设备是中宏公司和是魏松祥、应培亮的,他们应该早就处理了,为啥不处理呢?如果没有暗箱操作,黑色交易等会是这样吗?值得我们读者深思。((记者:雷霆))

  来源链接:http://www.sxcsbw.com/news/shxw/2019-12-26/341.html

  • 作者:佚名
  • 编辑:杨磊

信息服务

  • 福建福安:强拆渔排,非法贱卖生蚝,养殖户损失近五千万元
  • 上海“巧恩美语”关门被警方认定为诈骗
  • 贾跃亭债权人大会:破产重组方案是否会顺利通过?
  • 罗永浩称自己已经不在限制消费名单
  • 网曝浙江丽水:千万资产被洗劫一空受害者维权艰难
  • 网曝瓜子二手车官网宣称的259项专业检测形容虚设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