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高端访谈 > > 正文

字号:  

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和宣布重组的时间“神同步”

  记者了解到,在过去十几年,尽管ST生化经历了6年停摆,至今还戴着ST股的帽子,但史家成员一直以来生活优渥,多名家族成员在上市公司身兼要职,实控人史珉志居住在北京华侨大厦每年费用不菲,皆因ST生化坐拥一优质资产——广东双林,浙民投天弘27亿元的要约收购就为广东双林而来。

  在史家老本行煤电铝产业江河日下的同时,血制品行业却得以意外爆发,血蛋白的市场价格从100多元一支疯涨至高点的400多元一支,史家的“金山”从煤矿变成了血制品。而在煤电铝资产没救之后,广东双林也得到上市公司支持,积极扩充血站,提升采浆能力。

  广东双林多年来为母公司贡献了99%以上的营收占比。数据显示,2016年ST生化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仅0.54亿元,但当年广东双林实现净利润1.13亿元。

  “没有广东双林,ST生化已经破产10次了。”ST生化第四大股东天津红翰法人代表岳海涛告诉第一财经,此前该公司一直是广东双林的代理商,正是看中了它的价值,天津红翰于2012年从湖南衡阳国资委手中,通过协议转让获得ST生化609万股股票。不仅是天津红翰,ST生化也曾被华夏基金、兴全基金等著名公募基金举牌。

  史家和浙民投天弘的股权斗争,所要争夺的实际上就是广东双林。根据ST生化和深交所披露的信息,6月21日,浙民投天弘向ST生化提交要约收购相关文件,随后ST生化盘中停牌,但至6月28日,ST生化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同时公告策划重组。7月6日,ST生化再披露称,拟以非公开发行及现金的方式收购山西康宝。

  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和宣布重组的时间“神同步”,让外界一直对ST生化重组是否确有其事存有疑问,有中小股东已于7月向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递交关于虚假陈述、证券欺诈的投诉函,投诉ST生化违规停牌、虚假重组。

  为对重组的真实性一探究竟,第一财经曾致电山西康宝总经理周凯。周凯表示,双方此前确实有过沟通,还曾经一起看过湛江的工厂,但对于山西康宝而言,不存在并购或者被并购。“两家企业整合在一起,成为业内前三,对山西康宝和广东双林都是好事,一切都在初谈阶段,成交条件还不好说。”

  想吃下山西康宝,对于ST生化来说,理论上是一件艰难的任务。山西康宝2016年净利润3.06亿元,而ST生化仅0.54亿元。由于山西康宝和广东双林存在同业竞争,ST生化选择全资收购,但山西康宝股权结构复杂,个人、机构、国有股东混杂。除了ST生化声称正在谈判的自然人股东外,还有苏州聚博股权投资、山西省长治市妇幼保健用品厂、长治市国资委等八大股东。

  振兴集团欠下的巨额旧账未清,深陷其中的深圳信达近年来多次试图推动ST生化进行债务重组和增发,以获取股权,也均未能如愿,这让各大机构对借钱给史家望而却步。截至目前,史珉志所持有的振兴集团全部股份,以及振兴集团持有的ST生化6162万股股权已全数质押在深圳信达手中。

  除此之外,史家还要面临来自天津红翰的索赔。据岳海涛称,天津红翰所持有的609万股ST生化股份2014年即可解禁,当年10月该公司向上市公司申请解禁,但被以衡阳市国资委与天津红翰股份转让违规、存在恶意串通等理由拒绝,目前天津红翰已发起对ST生化的诉讼。不仅如此,2016年下半年,天津红翰还曾试图大举收购振兴集团债务,以谋求拍卖后者所持ST生化股份,将史家踢出局,但最终因深圳信达出手帮助史家进行债务重组而落空。

  • 作者:佚名
  • 编辑:小龙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