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商界视野 > > 正文

字号:  

酷派的一些元老级人物纷纷选择离开公司

  专家分析,其实酷派危机的集中爆发,出现在今年5月。

  当时,它们批量解约了300名应届毕业生;仅仅半年之前,这批应届毕业生才陆续和酷派方面签订了劳动合同。

  这次解约时间让很多应届毕业生措手不及,主要原因在于当时已经临近暑期,企业招聘的主要时段已经过去,这时候失去工作,意味着这批毕业生很可能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局面。

  事件发生后,酷派的HR方面给出了理由:由于国内手机市场进入饱和状态,酷派方面开始收缩发展,并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海外市场;加之近年的业绩乏善可陈,终于在上周做出了解约决定。

  有一名HR甚至表示,在这次解约之后,自己也将离职。

  尽管酷派方面强调,会按照三方协议上的规定给相关的毕业生提供经济补偿;同时也会尽其所能为他们联系下家。但不可避免的是,酷派在职场上的形象已经遭受到了严重打击,不大可能再有人才会愿意去酷派了。

  除了裁掉新增的应届生之外,酷派早已经在今年年初就开始了内部瘦身的步伐。

  据《法治周末》报道,有公司内部人士爆料称,2017新年过后,酷派或将裁员40%左右;员工被辞退的理由,有“各部门人员超编”、“工作思路与相关领导理念不符”等。有员工的离职申请甚至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提交。

  无论是解约应届生,还是以超编等理由开除员工,这样的裁员节奏多少显得有些突兀,但这也证实了酷派的困境。

  此前有酷派前员工在接受的采访时甚至表示,酷派中国区的裁员幅度已经达到了80%之多。

  从离职员工的口中,具体的裁员数字难以被求证。但谈及酷派的状况时,他们的心情颇为复杂。

  一名在酷派工作了两年的前员工告诉记者,自己其实并不乐于看到酷派走到今日的局面。

  “在我读书的时候,酷派在心目中就是一个大品牌,很多人都用它们家的手机。”这名前员工说,“我刚进入公司时还挺骄傲的,没想到没两年公司就垮掉了。”他于今年早些时候正式签订协议离开酷派。

  但也有人对于离开酷派感到解脱。另一名前员工告诉记者,公司近来的效益问题已经让内部人心浮动,在这样的前提下,越早离开酷派越好。

  “我宁可放弃辞退的补偿金,也不希望在这里留得太久,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在公司内部不在少数。”根据她的说法,现在很多依然留守的员工,心中也只是抱着一种观望态度,随时都有可能选择离开。

  “今年年初的那次大裁员其实已经让公司内部人心惶惶,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思继续留下来继续工作?”上述员工说。

  除了基层员工之外,酷派高层中也暗流汹涌。

  在乐视完成了对酷派的收购之后,酷派的一些元老级人物纷纷选择离开公司,当中就包括了原副总裁曹井升以及许奕波等。今年3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原总裁李斌从3月1日开始辞任执行董事一职,后者目前正担任ivvi的CEO一职。

  即便是刘江峰本人,有关他离职的传闻也开始出现。记者就近期的风波联系刘江峰,但他并没有给出回复。

  • 作者:佚名
  • 编辑:小龙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 漠河阿林与他的北岸青年客栈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