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商界视野 > > 正文

字号:  

酷派集团从2014年就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记者了解到,在7月27日,酷派集团(HK.02369)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接到平安银行(11.170, 0.16,1.45%)深圳分行的民事起诉状,要求其附属公司宇龙计算器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偿还本息共8000万元。

  原告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称,它们在2016年2月和2016年8月分别与借款人签订了《综合授信额度合同》和《贷款合同》。然而在后续的调查中,原告发现,作为担保人之一的酷派集团的一家附属公司已出现财务状况恶化的情况,将严重影响借款人的经营及履约能力,故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这对于深陷资金链困难的酷派来说,无疑是一条雪上加霜的坏消息。

  早前的5月31日,酷派集团终于在自己的投资者关系网页上披露了公司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未经审核管理账目。

  自今年3月底,港交所规定的年报发布最后期限到期后,酷派已经连续三次发布公告以审计问题为由推迟发布财报。

  现在拖到了2017年8月份,酷派依然未能拿出自己的2016年度报告。

  在6月30日发布的最近一次相关公告中,酷派集团表示,由于审计问题依旧未能得到解决,公司将继续推迟发布2016年年报。

  年报发布的一再推迟,和酷派集团去年糟糕的业绩不无关系。

  根据酷派集团披露的2016年未经审核财务数据,其2016年营收约为79.94亿港元,而2015年营收约146.68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42.10亿港元,2015年则为盈利23.25亿港元。无论是收入还是盈利,酷派都比前一年遭遇了更严重的倒退。

  值得注意的是,酷派曾经在去年11月发布盈利预警,称2016年酷派将由盈转亏,且预估亏损额为30亿港元。然而实际的亏损额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期。

  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过度依赖运营商渠道和上了乐视的“贼船”无疑是酷派目前面临滑铁卢的两个重要原因。

  在运营商主导的时代中,凭借着和运营商建立的合作关系,酷派手机在2013年时一度排到了市场份额全球第七的位置。但好景不长,到了2014年,运营商开始削减对手机厂商的补贴,公开渠道逐渐占据了上风。这打了没有准备的酷派一个措手不及。

  “酷派的本质问题是,过去几年有点像一家运营商的高级ODM。”华强电子产业研究所分析师潘九堂曾经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的采访时表示。

  运营商削减补贴的影响直接反映在了出货量上。市场调研机构TrendForce的数据显示,2014年,酷派在全球范围内的出货量约为4900万台;但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变为了3800万台。此前接受采访时,刘江峰估计,酷派在2016年的出货量约有1500万台。

  从财务数据也可以看出,酷派集团从2014年就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当年的财报显示,尽管总收入达到了249亿港元的新高,但酷派的毛利率已经下跌至12.1%。2015年,酷派的收入跌至146亿港元,尽管当中录得了超过23亿港元的盈利,但这主要与企业出售附属公司控制权从而获得26亿港元有关。除去这部分收入,酷派实际上在2015年已经出现亏损。

  • 作者:佚名
  • 编辑:小龙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 漠河阿林与他的北岸青年客栈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