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商界视野 > > 正文

字号:  

汇垠澳丰首次重组系作价32.75亿元收购安防资产

  记者了解到,杠杆收购凭借精准的定向设计,可在短期内汇聚大量资金实现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收购或举牌,若单纯依靠自有资金,将会对收购形成明显制约,过往数十起上市公司易主案例将大幅减少。

  然而,杠杆收购涉及到多个资金主体,任一层级资金均有大小不等的成本要求及其他利益诉求;此外,杠杆资金对上市公司股价更为敏感。凡此种种,构成了杠杆成本。

  在汇源通信的三级杠杆结构中,汇垠澳丰虽仅出资100万元即撬动6亿元收购资金,但必须承受6亿元杠杆资金的潜在成本,包括有限合伙人提出的基本收益率要求、信任成本等。而在次级结构中,资管计划A级份额出资人的固定收益率要求、B级份额出资人的预期收益率要求等均会回溯至上一级杠杆结构,由此对充当主级普通合伙人、控股股东的汇垠澳丰形成压力。

  众多案例表明,最终收购人对杠杆资金的控制力度具有较大的弹性,取决于杠杆层级结构背后的系列协议。一旦某一层级的资金主体认为利益受损,会随时向最终收购人发难,继而对上市公司造成冲击。

  同样以汇源通信为例,汇垠澳丰控制的蕙富骐骥入主之后,抛出于去年年底之前重组汇源通信的承诺。随后,汇源通信连续两次筹划重组,首次重组系作价32.75亿元收购安防资产,但遭股东大会否决,二次重组系收购云存储等资产,亦无疾而终。

  于是,汇垠澳丰前述第二层级杠杆资金的B级份额出资人珠海泓沛对汇垠澳丰产生强烈质疑,认为其不具备重组汇源通信的能力,遂一度要求蕙富骐骥召开合伙人大会罢免汇垠澳丰。此事招致监管问询,各层级杠杆资金出资人暂时罢手言和。

  早在2015年7月份,中房股份间接控股股东百傲特(天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便曾发生合伙人内讧事件,彼时合伙人诉求不一,互不买账,以至于中房股份实控人在长达一年时间内悬空。直至去年12月,自然人呼健控制的深圳市盈泰洁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前述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从而入主中房股份。

  利益诉求的不尽一致,令杠杆资金稳定性大打折扣,而股价大幅波动会令杠杆资金面临的风险倍增。

  • 作者:佚名
  • 编辑:小龙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