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深度报道 > > 正文

字号:  

11部委联合发文 “镇改市”或真的来了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随着部委红头文件送到两地官员办公桌前,店口镇和龙港镇走到了离“城市”最近的时候。一个是浙江“资本市场第一大镇”,一个是浙江“农民造城第一大镇”,这两个浙江省首轮小城市培育试点中的“明星镇”,要在省内争夺成为“镇改市”国家试点的唯一申报名额。这两个拥有内陆地区部分地级市管理权限的特大镇,运转起来依旧吃力,它们等待中央更大尺度的放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本月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合理增设城市建制,尤其是选择若干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建制镇,开展新型设市模式。该文件要求,各省的试点申报名单需在8月31日前报送国家发改委,原则上每个省只能上报一个试点镇。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政府释放支持局部试点镇改市的信号,使行政区划调整有了希望,但行政编制依旧不允许扩张。

  浙江的尝试

  “我们是市一级的高标准,县一级的任务量,镇一级的老体制。”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名官员这样抱怨。店口镇自2010年被列入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后,就被要求每年经济增长保持两位数,以69个行政编制管理全镇14万常住人口。试点首年,店口镇以县级诸暨市5%的面积、6%的人口,支撑起该市1/4的经济总量、1/6的财政收入。

  这种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浙江省的重视。7月21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浙江省发改委对该省强镇扩权新政的解读。发改委官员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涌现了一大批人口多、规模大、经济实力强、设施功能全的“强镇”。但在传统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下,它们始终处于“责任大、权力小、功能弱”的境地。

  浙江日前下发了《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共计向省级中心镇,重点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下放了77项经济管理事项、60项社会管理事项,前者包括有关企业(贸易)主体的备案登记权、鼓励和允许类企业投资项目备案权、建设工程管理权等,后者包括居民身份证、房产证、土地证等证照的办理权以及社会救助、民政优抚、农民个人建房审批权限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浙江已经实施了四轮“强县扩权”,“省管县”体制在全国罕见地得到保留。

  店口镇副镇长朱庭传说,诸暨市今年向店口镇下放183项行政审批权限,店口镇也把上级放权整合进镇、村两级的行政(便民)服务中心,居民不用跑到30多公里开外的诸暨市区,在家门口就能办结审批事项。

  行政许可权采取“交章”委托下放和机构延伸下放的方式,行政执法权的下放则采取派出机构的方式。店口镇党委副书记周欢说,诸暨市在店口镇设立了多达27个站(办、所),创设出一种叫“局编”的独特编制——基本工资由县级市局(办)里发,但绩效奖金由乡镇发。强势的店口镇甚至把市局(办)里的中层正职官员在镇政府中只作为普通中层官员使用,他们所负责的站(办、所)也仅作为镇政府十大办公室的下设科室。“镇上如果发现局里派驻的干部太嫩、太懒,干不好工作,甚至可以把这个人赶回局里去。”该镇一名官员说。

  • 作者:佚名
  • 编辑:杰瑞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