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高端访谈 > > 正文

字号:  

从“首都圈”升温看城镇化

  近期,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升温,保定等北京周边城市的房价开始飙升。从前不久推出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看,城市群建设将成为未来城镇化的主体形态。在这样的背景下,京津冀“首都圈”协同发展已经上升为重要的国家战略,它不仅是未来城镇化建设的风向标,更是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点和支撑点。

  经济增长第三极需强化

  从战略上看,京津冀一体化建设提速的背后,蕴含着中国从区域经济布局角度夯实“第三极”的用意。

  当前中国公认的三大城市群中,从一体化层面来看,京津冀这个“第三极”与珠三角、长三角相比是有差距的。尤其在京津冀核心地带的首都经济圈,出现了较大的区域发展水平落差,表明了京津冀在市场、基础设施、社会保障等各方面的一体化进展不太明显,直接影响到京津冀更好地减少交易成本,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影响中国经济“第三极”发挥更大作用。

  长三角、珠三角以及未来最有潜力的成渝、长江中游城市群都布局在中国的南方地区,从国家经济均衡的角度来看,既要考虑东、中、西的均衡,也要考虑南、北的均衡,为此,需要将这个中国的经济“第三极”进一步做强做大。在中国转型升级期间,作为经济重头的东部的地区经济增速下滑较为明显。中西部回旋空间大、增速快,可以对冲东部经济下滑的损失,同时,通过东部地区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从而减少交易成本、挖掘区域发展潜力,也是稳定中国经济的重要路径之一。

  环渤海经济带贯通南北、连接陆海,总人口2.5亿,GDP以及投资、消费、进出口等主要指标都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作用独特、区位优越、基础雄厚,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是中国经济最有潜力的新增长极之一,其中的京津冀地区又是重中之重。

  京津冀一体化的提速将为三方面的产业带来明显的发展机遇。首先是服务业,作为中国第三大城市群,必然会对服务业有更大的承载力。目前,北京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75%以上,还有提升空间。相比北京,天津和河北还有更大提升空间。服务业的提升,既可解决更多人口的聚集,也可解决更多人的就业。其次,是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轨道交通,我相信10年以内,首都经济圈的综合交通体系将有非常明显的完善。最后,环保的要求将带来制造业的结构调整,尤其是节能环保等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当前京津冀环境压力很大,河北是能源、钢铁、重化工的重地,京津冀一体化不仅要求对一些重化工业转移、治理,更要求其进行升级。这些产业发展机遇都能够给京津冀带来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也是给中国经济带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一体化并非一致化

  一体化发展,不是要排除竞争、吃大锅饭,而是要建立统一的市场、一致的社会保障、协同的基础设施,在此之外,不但不能够限制竞争,而是要鼓励竞争。京津冀一体化不是要搞一致化,天津、北京、河北之间只谈合作不谈竞争,那么永远出不了在世界上有竞争力的城市群。竞争是基础,合作是方式,没有腾讯和阿里的竞争,哪有现在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同理也可以放在这三地一体化上,尤其要鼓励此区域内市场主体的竞争。

  未来河北、保定在京津冀一体化中到底如何定位,除了要看国家层面出台的规划外,还要看是否由市场主导来推动一体化,否则也很难实现。天津作为一个港口城市,其实是北方的经济中心;而河北的定位,应该既是北京首都生态涵养地,是北京周边的一个“生活走廊”,还有一部分重要的职能是制造、生产、装备的基地,因为河北有很多工业。

  前不久出台的《河北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意见》中,将保定定位为“畿辅节点城市”,要利用地缘优势,谋划建设集中承接首都行政事业等功能疏解的服务区。很多人由此认为保定可能成为“政治副中心”,在中国目前条件下这不具备实现的可能性。

  河北省的政策是基于京津冀一体化推进的大背景,把保定定位为“畿辅节点城市”有两层含义:一是环首都周边的城市;二是因为保定是以前的直隶总督府所在,而直隶省的另一个名字就叫畿辅。这似乎意味着,保定是环首都经济圈的一个重要节点城市,也是河北打造的京津冀一体化的龙头城市。

  而保定地处北京和石家庄之间,又是天津与廊坊间的一个节点,地理位置很重要。然而,这些原因都不能成为保定变身政治副中心的理由,就如同全国有很多城市也提出打造金融中心,可最后没有几个能够成功实施。承接转移,需要有突出的优势,也会有很多制约因素。地方政府希望从路径最优和消息最大化的角度来出台政策,但能否落地要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乃至市场,这三股力量合力后的结果。

  河北省把保定市作为疏散北京行政功能的疏散区,意味着它会承载部分行政单位、学校、医疗机构等等,但不会很多,估计更多的还是增量。事实上,保定和廊坊已经承接了北京一部分事业单位和学校的搬迁,廊坊大学城早已有之。涉及到搬迁,很多机构会考虑到搬迁的成本,它一定会应用博弈的方式,激起沿北京周边的很多城市的谈判,看土地价格、补贴和各种方面的条件才做决定,高校这个趋势会更加明显。这些行政事业单位、高校去北京周边,那可不是简单的行政命令可以推动的,还需要巨额的补贴和优惠政策,实力雄厚才能吸引搬迁。

  对首都圈的冷思考

  十多年来,首都经济圈的进展并不不大,这表明了在协同发展与竞争中存在着巨大的挑战。北京的地位决定了它的强势,导致了在跨行政区域合作中的不对等格局。京津冀的转型升级也面临着严重的路径依赖,尤其是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的河北,重化工业的高额投资绑定力量强大,需要有勇气,痛下决心。且京津冀也面临其他城市群的激烈竞争,前有标兵后有追兵。三个地方的水资源、土地资源、能源等日趋紧张也亟须寻找新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将天津定位于经济中心,北京做科技创新、政治、国际交流、文化中心等。笔者认为这样的定位欠妥,因为将经济与其他内容很难分开,没有国际交流、科技创新、文化发展,很难成就经济中心。一个城市,不可能只强调工业而不发展服务业,只突出港口而不重视国际交流。事实上,从没有低端和夕阳产业,只有夕阳企业。如果分工让北京天天吃鱼翅,估计也会吃吐。北京、天津之间如何合理分工值得好好研究,即使靠政府划定,也应该有充分的依据。一切都要尊重规律,就如同北京一直从户籍管理上严厉限制人口进入,但常住人口一直猛增,政策的限制作用有时是有限的,应该充分认识到市场的重要作用。

  河北、天津等很多地方都盯着北京产业转移的蛋糕,但其实北京产业转移的蛋糕并不大。北京目前服务业占到75%以上,这些东西都搬不了,因为这是生活服务业。像北汽和燕山石化这样的企业估计不会搬,否则昌平就不会积极推动三一落地。对于服务业而言,一靠人口二靠人才,新技术或许是疏散人群、产业的方式,但是河北可能短时间难聚集,服务业也难快速发展。更何况,北京非核心功能的产业未必一定要落户河北,也可以选择去河南、重庆等地。现在产业互动方式已经日益去地理概念化。最后,北京要破雾霾,也就意味要对河北做减法,如果简单产业就近搬移,雾霾如何破解?这是需要长远思考的问题。

  • 作者:佚名
  • 编辑:杰瑞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