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产经观点 > > 正文

字号:  

人民币到底升值了多少?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时间:2013-07-15 16:54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万物总有一种惯性或惰性,对于既成体系的东西有一种本能的接纳,即便有质疑,一般也倾向于得过且过,顶多是在原有基础上修修补补,类似的事情在经济领域也是层出不穷。

  本文在此将重点讨论一个学术上很有价值,但现实当中却因为技术障碍搁置的一种实际有效汇率算法,这与人民币汇率水平直接相关。人民币汇率水平一直备受国内外关注,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一国在国际上的进出口贸易和国际收支,关系到一国竞争力水平。

  目前国际上通行的衡量一国在全球贸易中竞争力的标准是一国的实际有效汇率(REER),该指标是衡量一国货币的对外价值和相对购买力的重要依据,也是分析本国货币实际汇率水平,在国际贸易、外汇储备、外商直接投资(FDI)甚至货币政策等方面也具有重要的指标性作用。REER最通行的计算方法是把本国及与其贸易关系密切的其他国家货币双边汇率进行加权平均。这里的加权指数有两个,一个是各国与被测算国家之间的贸易占比;另外一个平减指标,也就是将各国对本国的物价水平进行折算。

  使用这两个维度进行计算的逻辑本身并没有问题,存在问题的是贸易占比和平减指数计算过程总存在了脱离实际情况的问题。

  以IMF的计算方法为例,在IMF的REER算法中权重部分采用的是国际贸易流(gross trade flows)。通常的方法就是以样本国与测算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量占测算国总贸易量的比例作为权重进行加权平均。

  这种算法有两个地方值得商榷:一方面,与传统的进出口贸易类似,国际贸易流以海关数据为准,其中存在严重的重复计算问题。尤其是对处于生产链下游的新兴市场国家而言,贸易流存在被大幅高估的情况;而贸易流高估在计算实际有效汇率的过程中就导致测算国与样本国之间的权重存在失实的情况。

  另一方面,传统算法的一个扭曲之处在于对服务贸易部门数据的计算。

  以IMF为例,鉴于服务贸易量数据的可得性比较差,目前IMF并不对服务部门单独计算,而是使用制造业部门的权重进行简单类比,这在服务贸易日益国际化的背景下,进一步扭曲了国际贸易的现实,因为服务贸易并不能简单地按照制造业贸易进行折价,一方面因为其规模不可忽视,另一方面因为服务贸易的优势国家基本上是发达经济体,这种简单折算对高端服务贸易的进口方新兴经济体国家不公平;而这种不公平性随着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而变得更加显著。

  根据IMF访问学者Rudolfs Bems和达特茅斯学院教授Robert C. Johnson去年10月份做的一份测算,平减指数的使用不同对最终的实际汇率也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目前现行的REER算法采用的价格平减指数是各国加权平均CPI,这主要是因为各国CPI水平是个高频指标,一般各国每月都会定期公布数据,数据可得性较高;但问题在于各国消费品价格指数,其中包括的产品既有本国生产的产品也有海外进口品,而且CPI篮子中产品的权重各国也有所不同,并不能很好地衡量一国竞争力,因为在计算实际汇率的过程中,平减指数的构建目的在于衡量一国为国际市场提供的产出品价格水平。

  之所以赘述上述两个权重的计算方法是因为这两个权重对于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计算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影响,而且按现行的计算方法,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升值幅度都处于被低估的状况。很简单,其一,中国是出口大国,但在全球供应链的下游,上游很多别国增加值被计入了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流当中,而且中国是服务贸易净进口方,而传统算法采用的是使用商品贸易对服务贸易进行折算显然高估了中国的服务贸易出口规模;其二,从平减指数来看,中国的价格指数当中包含了很多上游国家的增加值价格。两种效果叠加导致中国的实际有效汇率增幅被低估。

  本文引用Rudolfs Bems和Robert C. Johnson的计算结果做一个例证。

  • 作者:佚名
  • 编辑:刘磊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 君智咨询谢伟山解析电商竞争:没有定位,就输了互联网时代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