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全球观察 > > 正文

字号:  

葛兰素史克贿赂门:药成本30元 卖到患者300元

  7月11日公安部通报: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G SK中国〕部分高管被依法立案侦查。

  葛兰素史克,这家位列世界500强第253位、业内第7位的制药业巨擘,连日来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

  新华社记者赴湖南长沙向专案组详细了解案情,面对面采访部分犯罪嫌疑人。

  案发:旅行社异常牵出医药巨头

  6月27日,GSK中国副总裁兼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与梁宏同日被带走的还有G SK中国的副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张国维、法务部总监赵虹燕和商业发展事业企业运营总经理黄红。这四人被称为GSK中国的“四驾马车”。

  当日,关于GSK中国以及其他跨国药企“内部举报者”“深喉”的传言就开始在业内流传。其实,真正使GSK中国进入警方视线的并非传言中的“深喉”,而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旅行社———

  “2006年成立的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临江旅行社’)几乎没做过任何旅游业务,而是只和一些药企打交道”,办案民警介绍。令人奇怪的是,临江旅行社年营业额却从成立之初的几百万元飙升到案发前的数亿元。

  在有关部门协助下,公安部部署涉案地公安机关开展调查,发现G SK中国及其关联企业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

  在掌握确凿证据后,公安部明确指示长沙、上海、郑州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6月28日、7月10日两次开展集中抓捕,对G SK中国的部分高管和多家旅行社的部分从业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性贿赂:个别旅行社长期提供“美人”

  7月13日,记者在长沙见到了正在接受讯问的涉案人员之一、临江旅行社的法人代表翁剑雍。

  “这几年,我和梁宏形成了默契,他把办会议的业务单给我,我把其中一部分钱返给他”,翁剑雍说。从2010年开始,在梁宏的“关照”下,他拿到了梁宏所负责部门的大部分会议项目,截至2013年,报账金额共计约有3000万元。按照“行规”,梁宏的“好处”有200余万元。

  办案民警介绍,这些好处费一部分直接给梁宏,另一部分放在翁剑雍处,供梁宏和家人到各地旅游以及处理一些他们公司无法走账的开销。

  翁剑雍交代,梁宏对他明确讲过,这些“无法走账的开销”,就是给某个主管部门领导或专家送钱或者买礼物。“很多时候是梁宏打电话来,说有这方面的用途,我就把钱准备好送过去,随时用钱随时打电话。”

  梁宏所负责的部门并非GSK中国与临江旅行社“合作”的唯一部门。2009年至今,临江旅行社承接了GSK中国多个部门各项会议、培训项目后,通过各种方式返给G SK中国部分高管的金额达2000余万元。这些钱一部分进了高管的腰包,另一部分向下逐级分流,流到各级销售乃至最基层的医药代表手中,成为GSK中国向相关部门、单位行贿的资金源。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一方面,除临江旅行社之外,GSK中国还与多家旅行社保持“合作”;另一方面,除GSK中国之外,临江旅行社还帮助多家药企完成非法套现。

  记者还了解到,因为有利可图,临江等旅行社为了承接GSK中国更多的业务,可谓使尽浑身解数,不仅有送现金、为旅游埋单等手段,个别旅行社还使出了性贿赂,向某高管长期提供“美人”以维系关系。

  推高药价:“黑金”占比近三成

  公安部通报显示,近年来,G SK中国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方式,向政府部门个别官员、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

  • 作者:佚名
  • 编辑:刘磊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