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创业时代 > > 正文

字号:  

周航的“轻”租车生意:给闲置车辆做“媒婆”

  • 来源: 《中国企业家》   时间:2013-07-11 14:09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周航所向往的“和谐社会”是这样的:路上的车都是电动+无人驾驶,全社会汽车共享。手机一按甚至对着手表一说“派个车来送我去xx”,然后附近闲置的车悠然地就来了,等你的间隙顺便在楼下充电桩“喝”点电。上车了不再抢道着急闹心,继续看书、看电影、与朋友视频聊天,因为车是自动驾驶的。还有两桶油想必是不行了,驾校也没必要了,原来我们诅咒的那些东西都在新技术面前无形中解构了。

  他自称这是日思夜想的画面,并且付诸行动。他创办了一家公司,起名“易到”。简单来说,如果你想从A地到B地,可以通过易到客服电话、APP或者网站预订一辆车(带司机),到达目的地后,易到会从你绑定的信用卡中将费用扣除。

  2011年,公司产品上线,当年营业收入达到800万,2012年达到3000万,员工数也从2010年的5个人达到了150人。

  跟传统租车公司不同,周航创办的是一家轻资产公司,没有斥巨资购买车辆,而是将社会上的闲置车辆资源整合。用周航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提倡一种集约化的生活方式。易到市场总监朱月怡回忆,最初公司去找传统租车公司谈合作,对方将信将疑地说:“这个不会是骗子吧?”类似的经历不少,公司扛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寻找所需的车辆资源同时,公司还需要搭建一个技术平台,让这些车跟用户需求实现合理搭配。将镜头拉回公司创立的2010年,为了把这个想法变成生意,周航找到了当时在雅虎工作的汤鹏。看了周航展示的PPT之后,汤鹏第二天就辞职加盟,现在担任易到CTO。

  虽然汤鹏有在互联网公司的工作经历,但汽车共享在中国还是新生事物,易到的技术方案在不断调整。早期三个司机接到同一个用车信息时,最终抢到单子的司机可能离用户所在地最远。这对用户和司机来说都不是最理想的资源配置方式。后来技术团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根据时间、里程、用户服务评级、当时的路况等信息,确定派单车辆的排名,由排名分值最高的那辆车来接单。

  周航也没有现成的经验。在创办易到之前,他做的是音响生意。他在全国乃至全球到处跑,每到一处都会因出行交通问题而烦恼,于是他决定告别在加拿大的安逸生活做点什么。

  2011年,易到成立一周年左右实现A轮融资,投资方为晨兴创投,它随后迎来短暂历史上一次印象深刻的受挫。

  在融资之后,易到开始扩张,烧钱打广告。“上百人的地面团队,但不见效。天天子弹打了空响,浪费很大。”

  现在回过头来看,周航承认自己犯过很多错。“我觉得一个企业家也好,一个创业者也好,没有多么了不起,我九成的决定都是错的,关键有一成对的这就够了。人往往因为会犯错而不敢做决定,你就会永远丧失机会。”

  周航说自己当时很痛苦:易到这么好的产品,为什么没有人用呢?他找不到答案。易到的模式是从每次服务中收取服务费,如果订单量上不来,易到的盈利就很难实现。

  有人跟他抱怨易到的价格太高,但周航一开始有些不以为然。这跟易到最初的定位有关——商务用车平台,以及像徐小平这样的人(易到用车在早期曾获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绝对高富帅不差钱儿。”

  大概过了半年,周航才意识到确实是定价出现了问题。这似乎是汽车共享领域的创业公司难以避免的尴尬时期。美国一家名为Uber的汽车共享公司,也曾因价格高而引起争议。“全国能有几个徐小平?”周航说,“大多是像咱们这样的普通人。”

  但定价系统的调整并不只是降价那么简单,而是在一段时间内不停试错。

  易到最开始的定价方式是计时不计程,想给用户提供一种看起来最简单的用车体验。但这种方式在运行之后遇到了巨大挑战,因为不同的行驶方式下,概念不同。比如同样一小时,在市里转一转跟到天津是完全两回事。

  • 作者:佚名
  • 编辑:刘磊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