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民生舆情 > > 正文

字号:  

山西高平市:科兴牛山煤业草菅2条人命

  不同的命运,不同的人生职业,所体现的自身价值,自然也会有不同的理解。游离在各个城市建设中的农民工,为美丽的城市添砖加瓦。然而,那些默默无闻的矿工却在矿井底下,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支撑着自己的家庭。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死亡是生命的最后归宿,但是作为煤矿工人,他们仍然是向往着美好的未来,向往着自己的家庭健全,可往往事与愿违,他们用自己的血汗去实现下代人的美好梦想之时,却被那些黑心的矿方和渎职的政府官员践踏了他们的生命,他们的生命就在矿井中戛然而止,山西高平市科兴集团牛山煤业的矿工张富林和李国文就是如此。  

  图1:进入牛山煤业的大门

  2013年5月29日凌晨3时许,山西高平市多数百姓还在美梦中酣睡,而牛山煤业矿工张福林和李国文两人却在自己奋战的煤矿中,因矿方只注重生产,不注重安全,突如其来的冒顶事故夺去了两人的生命。

  记者调查 两名矿工被夺命

  据了解,2013年5月29日,山西高平市牛山煤业发生一起冒顶事故,致两人死亡,且矿方封锁消息,至今隐瞒未报。  

  图2:死者李国文的坟墓和死者李国文生前住址

  死者一:李国文(音),系高平市野川镇大野川村人,现年37岁,大女儿18岁,小女儿16岁。死者葬于大野川村西一片墓地之中。事故发生之后,死者家属获赔130万元,且矿方承诺照顾死者母亲到70岁,并把同在牛山煤业上班的死者弟弟由井下调到井上工作。  

  图3:死者张富林的坟墓和张壁村被“煤矿”夺命的坟墓群

  死者二:张富林,系高平市米山镇张壁村人,现年41岁,大女儿18-19岁现读高中,小女儿11-12岁。死者于6月13日出殡,葬于张壁村东山坡上一片墓地之中。张富林在家排行老二,家属经过与矿方商量,最后获赔125万余元。

  记者采访 职能部门疑包庇

  在高平市煤炭工业局,办公室焦主任很肯定地告诉记者:截止6月20日,该局根本没有接到有关牛山煤业“5.29”事故一事,对此事也毫不知情……

  在高平市宣传部新闻科,记者试图要求联系主管煤炭工业副市长吴敏晓谈及关于这起两人事故被瞒报后的成功经验时,先是新闻办工作人员百般推诿,后是外宣办宋和平部长告诉记者“新闻办正在调查之中……”

  在高平市新闻办宋主任的阻挠之下,记者电话采访高平市副市长吴敏晓和市政府秘书长郝卫东,两人都不予接电话。随后,记者以短信方式与吴市长和郝秘书长取得联系后,仍然没有得到回音。  

  图4:跟踪记者尾追记者的其中两辆车

  在记者调查采访过程中,分别遭到不明人士及车辆的围追堵截,车辆车号分别为:晋EU0033的黑色大众速腾;豫A8081G的浅蓝色大众polo等。

  据了解,牛山煤业隶属于山西科兴能源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其前身为牛山煤矿始建于1959年,有干部职工980名,拥有铁路专用线一条,洗煤厂一座,集煤站一个,是一座集煤炭开采、加工、销售、储运为一体的综合型煤炭企业,是高平市主要煤炭支柱企业之一。

 

 

  根据山西晋城市煤炭工业局官方网站资料显示,牛山煤业坚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方针,强化监管,安全生产成效明显,被山西省评为“质量标准化二级矿井”,并先后被晋城市、高平市授予“文明和谐企业、” “安全生产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那么面对安全事故不是隐瞒不报,就是以天价买矿工生命,如此企业怎能获得“安全生产先进集体”的荣誉称号?

  在问责机制越来越健全、惩处力度越来越大的大环境下,牛山煤业为何敢漠视生命,顶风而上瞒报事故?我们不禁要追问,这瞒报背后是否还存在腐败问题?

  作为山西省行政执法单位的山西高平市煤炭工业局,对于牛山煤业草菅两条人命毫不知情,然而一个“新闻办公室”就充当起行政执法单位竟然称“调查事故”?难道高平市新闻办公室是主管煤矿的职能部门?那么,如果新闻办是主管煤矿的职能部门,煤炭局还设立有何作用?

  

  图5:时任高平市政府秘书长——郝卫东

  试问山西高平市政府郝卫东秘书长,你作为政府上传下达的秘书长,口号喊着为人民服务,为何两条生命被黑心矿方夺命,记者采访无人管,短信联系也无音讯?

  

  图6:时任高平市主管煤矿的副市长——吴敏晓

  再问山西高平市主管煤矿的吴敏晓副市长,您作为主管煤矿的副市长,打着为人民服务的牌子,作为人民父母官,您辖煤矿如此践踏两条矿工生命,您是否知情?记者远隔千里,在首都北京都知道这起事故,难道您不知道吗?难道是您充当了这起事故的“保护伞”?为何记者多次电话联系您都不接电话?多次短信联系也均没有任何回复?

  对此,山西晋城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对于这起恶意瞒报矿难者,是否一查到底、严肃处理,追究问责?是否能给逝者安慰,给生者交代,使瞒报在阳光下无处藏身?是否能斩断矿难瞒报事故背后的黑色利益链?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该事故瞒报,市长对此的成功经验教训及高平市再现“表叔”——吴敏晓。是否该市长也存在包养情人及房爷的情况,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腐败情况,另一路记者也正在调查之中。(记者:马英七)

  • 作者:佚名
  • 编辑:佚名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