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产经观点 > > 正文

字号:  

二代企业家结盟:我们不是脓包

  接力中国全称为“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它低调到几乎没什么名气,但号召力在二代中却很强大。特别的是,它不是一个向所有人开放的组织。“气场不合的我们不要。开兰博基尼的,进入接力中国前先摘掉3根车管子再说。若是靠自己的本事挣来的,另当别论。这个组织吸纳的会员,不是靠物质确立身份,而是精神。”

  这是一个封闭而又开放的圈子。“二代”的力量正在集结,他们很清楚,不走出父辈的影子就太脓包了

  据说,首创集团董事长、阿拉善生态协会发起人刘晓光曾向一个叫陈星言的年轻人发出这样的邀请:今年一定还来竞选阿拉善的理事吧?

  

二代企业家结盟:我们不是脓包

  陈星言

  上海新东苑国际投资集团副总裁 接力中国副理事长母亲沈慧琴,总裁

  “我才不去呢。去年你们让我落选,今年不去碰钉子了。”陈星言故意耍起性子来。陈星言是刘晓光等人的晚辈,正式身份是上海新东苑国际投资集团副总裁、家族企业的二代,27岁。

  阿拉善协会是刘晓光、王石、冯仑、任志强等“老革命”的舞台,在他们眼里,80后都是小朋友。陈星言虽然愿意和前辈们一起为环保做点事情,但前辈们还没有做好与二代共事的准备,但他们对这位口才出众、高挑大方的姑娘留下了深刻印象。

  陈星言落选不久,阿拉善曾让她代表年轻力量和王石等人在一场电视节目中同台讨论。从组织架构,到环保理念推广,她一改在前辈面前的谦虚姿态,话筒都没怎么轮到一代手上。节目结束,工作人员和同台前辈围拢过来与她交换名片,还有人直接道歉,承认让其竞选落败是出于对二代的偏见。他们总认为晚辈还没长大,贪玩,没担当。

  陈星言对本刊记者笑称,她实际上是想代表“接力中国”“潜伏”到阿拉善的。“接力中国”是个圈子,二代企业家的圈子,他们想接过父辈们手中的枪。

  让我们先来认识几位这个圈子里的骨干:

  

二代企业家结盟:我们不是脓包

  汤子嘉

  汤臣集团董事局副主席 接力中国副理事长父亲汤君年(已逝),母亲徐枫,现任董事长

  汤子嘉。他父亲是汤君年,上海浦东第一地产开发商汤臣集团有限公司(00258.HK)董事长。2004年,汤君年因病离世,汤子嘉母亲徐枫继任董事长,二十出头的汤子嘉进入家族企业,从董事长特别助理做到了现在的董事局副主席兼执行董事。他现在负责集团在中国大陆的日常营运管理。“近两年汤臣要走出上海,布局天津。”拄着拐杖的汤子嘉说。他春节期间运动时骨折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他不能静养一百天,“事多,没办法。”瘸着腿还要在上海、天津两地飞来飞去。他曾计划趁年轻环游世界,进入公司10年,“离计划越来越远。”

  

二代企业家结盟:我们不是脓包

  平凡

  上海朗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接力中国副理事长父亲平安俊,大德实业集团董事长

  平凡。父亲是鞍山大德实业集团董事长平安俊。平安俊是“92派”,靠房地产起家。平凡留学后不愿回到鞍山。“父亲孝顺,一辈子不肯离开家乡,企业自然做不大。我选择到上海创立投资公司,说服他的理由是,我是家族企业布局在中盘的棋子。”他现在是上海朗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3月末的一个周六上午。他约朋友在北京一家会所谈事。桌子上满是喝完的气泡水空瓶,前边已有两拨谈事的离开。“看,这就是我们二代的周末,连睡懒觉的时间都没有。”平凡说,从自己2010年创业到现在,几乎已经告别了最爱玩的高尔夫球。

  • 作者:佚名
  • 编辑:佚名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 君智咨询谢伟山解析电商竞争:没有定位,就输了互联网时代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