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产经广角 > > 正文

字号:  

郭台铭高调宣扬抵御三星 入股夏普摔个大跟头

  •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时间:2013-04-07 23:22
  • ico 打印 | ico 转发 | ico 评论

  ● 入股夏普,是郭台铭一直高调宣扬的抵御三星之道

  ● 夏普最终却试探性地接过了三星的橄榄枝

  文_本刊记者 秦姗 编辑_杨婧

  郭台铭摔了一个大跟头。

  在3月26日鸿海入股夏普协议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之时,夏普突然爆出与韩国厂商三星[微博]开展资本业务合作的消息,这无疑让一直高调将入股夏普宣扬为“联日抗韩”的鸿海董事长郭台铭颜面尽失,并且约定日期将到,鸿海和夏普双方还未传出有关合作进展的任何消息,双方继续谈判的希望愈加渺茫。

  2012年3月27日,由于业绩长期不振,夏普与鸿海签署了意向并购合同。根据当时的协议,鸿海将以每股550日元的价格收购夏普9.9%的股权,总投资额达到669亿日元。同时,郭台铭还以个人名义斥资660亿日元,购入夏普堺工厂37.61%的股权,获得其10代线一半的产能。

  但在合同正式签字之前,由于受业绩持续影响,夏普股价一路下滑跌破200日元,郭台铭要求调低入股价格或增加在夏普中的持股比例。此后谈判陷入僵局,外界一直无从得知的是,现任夏普社长奥田隆司为首的管理层或者夏普背后的财团对鸿海的要求是怎样的想法。

  郭台铭对外界传达的信息一直比较乐观,他说,日本就是比较慢,要经过很多的董事,不断地开会,现在原则定了,就只是需要一个处理过程。

  2012年5月10日,郭台铭在上海出席富士康大厦奠基典礼,当时其接受了本刊采访,他第一次表示了入股夏普“联日抗韩”的意思,他说:“三星是一个可畏的对手,我们中国人叫敬畏,我把‘敬’这个字拿掉。它是国家资本主义,全世界哪个公司可以同时做面板、做CPU、做存储,这三个产业同时循环,是个闭环,多可怕。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单一企业在没有国家支持的情况下能做到。我们台湾和日本的企业没有国家支持、没有垄断,靠自己的口袋跟银行的信用,我们自己支持这些竞争,虽然很辛苦,但一定要做。”

  这种激昂的情绪持续地鼓动着郭台铭。几天后,他和时任美的集团董事长何享健见面时也说道,“我现在是要对抗三星,只要三星做的,我一定联合大家来(对抗),我一定要打它一棒。”“我现在联合日本打韩国,打三星,鸿海在执行的这个政策,叫作‘联阳、御韩、进中、望德’。‘阳’就是太阳的意思,我不叫联日;御‘韩’,韩是韩国的三星;进中,是前进中国(内需市场);德国,因为全欧洲只剩德国(经济体质最佳)。”

  为了达到御韩目的,入股夏普是最重要一步,郭台铭推进得颇费心机。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手段多多。

  ——在见日本媒体时动之以情,说“日本人和台湾人士是能够从心底相互依赖的人群。普通台湾民众为日本地震采取行动,鸿海也加快支付日本企业采购费用。”甚至他还提到太太购物的场所也从香港改到日本。

  ——接受本刊采访时又晓之以理,“日本有很多高科技,也有很多制造业,但是现在日本做制造业的环境已经没有了,应该要调结构,像美国一样多做基础研究,做软件和服务。”

  他甚至还开玩笑,“我说一流人才进入金融业,二流人才进入房地产业,三流人才进入买卖业(贸易),四流人才才搞制造业,我这样的四流人才除了制造业没其它地方好去,所以你们(日本)应该把四流的工作交给我们。”

  ——郭台铭甚至还恩威并施,在和夏普的谈判处于僵局之时,他当着100多家国际媒体的面,擅自取消了和夏普社长奥田隆司的媒体见面会,并同时传出鸿海耗巨资购入另一日本厂商NEC的面板专利。

  在如此强硬的谈判手段,以及日益临近的到期债务压力下,夏普方面能够采取的手段所剩不多。但是郭台铭的条件又着实苛刻,一旦鸿海的持股比例超过9.9%,根据日本法律,鸿海有权要求法院解散夏普。夏普方面并不希望鸿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而在此时,郭台铭又明确提出一定要介入经营,“我不是创投,如果只要资本投资,夏普直接找银行、投资公司就好,根本不需要鸿海。”郭台铭当然知道,夏普面临的不仅仅是资金问题,它必须与合作伙伴,将面板的产能充分释放,公司经营才能真正好转。

  或许就是在那时,夏普开始将目光从鸿海转开。当时夏普财务长大西彻夫表示,夏普已做好了应急预案,以防未能与鸿海精密达成协议,即使协议未能达成,也不会给夏普的业务带来很大影响。

  12月4日,高通[微博]宣布向夏普注资99亿日元,取得后者5%的股权,此举使高通成为夏普最大单一股东。

  这个举动影响不大,鸿海还有很大希望。真正影响夏普决策层的问题可能是另一个关键角色——苹果。作为苹果最大的代工厂商,近几年富士康随着苹果产品的热销水涨船高,但是从iPhone 5之后,业界对苹果的未来担忧增加,尤其是在日本为苹果提供零部件的厂商之中,观望和恐慌的情绪与日俱增。并且有消息说,苹果的一些产品线将从富士康分流到华硕旗下的和联科技。这些情况以及中国大陆用工成本的上升使得富士康的财报也出现波动。富士康3月21日晚公布的截至2012年全年业绩,因大客户订单不足,2012年净亏损3.164亿美元,这是2005年上市之后的最大亏损。

  对于夏普来说,接受郭台铭的苛刻条件,最后却只能绑在一条开始漏水的大船上,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三星虽然不是个好的伙伴,接触夏普的目的可能最终也是觊觎面板技术,但是目前看来还没那么危险。所以最终,夏普试探性接过了三星的橄榄枝,后者以103亿日元的价格入股3.04%。

  再不会有比这更尴尬的场面了,即将结婚的伴侣突然不告而别,投入夙敌的怀抱。夏普并未在事前知会郭台铭,而是在交易达成之后准备在3月5日双方的首脑会谈中告知,郭台铭只好又一次愤而取消了会谈。

  随后鸿海的公开声明还算克制,表示鸿海会与夏普发展更进一步关系,并持续商谈下去。若有进一步讯息,会以正式方式对外宣布。

  台湾业界对三星不满已经很久了,最使台湾厂商受伤的事情是2010年,欧盟公平竞争委员会对三星以及友达、奇美等四家台湾面板厂商开出巨额罚单。按照这张罚单,三星的罚款为6.48亿欧元,但在欧盟“宽容告示”期内,三星坦白并揭发了台湾厂商,使后者遭受超过4亿欧元的罚单。即使不满,但像郭台铭这样旗帜鲜明、大张旗鼓的台湾企业家并不多。

  虽然很少接受采访,但郭台铭从来都是个知道怎样高调吸引注意力的人,以至于有台湾知名律师用言语刻薄他,“整份报纸上只剩下讣闻版没有看到他”。在鸿海入股夏普这件事情上,郭台铭表现得相当高调,不但几次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还一直以“联日抗韩”的口号定义这次合作。

  公众人物不愿意太过高调的原因,往往是为了给自己留有余地,因为其透明度太高,如果事实与所言不符,场面就会难看。

  但郭台铭是个说话容易过头的人,台湾有媒体称他为“大话王”,认为他爱开口头支票,轻许诺言却不兑现,甚至还有人为他统计至少有7次出尔反尔的事例。

  在夏普股价下跌,鸿海要求提升入股比例时,媒体曾经爆出内部可能有不同意见阻碍了注资的顺利进行,郭台铭当时开玩笑,“我做生意几十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心情没起伏,很平静。”不知如今的局面,对郭董而言算不算一场大风浪?

  • 作者:佚名
  • 编辑:佚名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 君智咨询徐廉政解析飞贷的定位实战逆袭
  • 乐柏美商务用品携多款创新产品及解决方案亮相CCF
  • 乐柏美商务用品为餐饮行业提供废弃物管理解决方案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