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观点网

手机站 | 产经观点首页 | 产经 | 观察 | 深度 | 公司 | 股市| 调查| 评论| 观点

产经观点网 > 产经广角 > > 正文

字号:  

尚德电力董事会内讧 施正荣做局欲擒故纵

  3月15日,是尚德电力(NYSE:STP)5.75亿美元债务的最后偿还时间。10天之前,一场董事长之争的内讧,将创始人与投资人的矛盾公之于众。

  3月4日,尚德电力董事会宣布罢免施正荣的董事长一职,仅保留董事职务。3月5日,施正荣发表个人声明称董事会的决议非法无效。随即,尚德电力再发公告称决议“正当有效”。

  这是创始人施正荣去年以来,失掉CEO一职后,再度对公司失去掌控。董事长职位之争的背后,更深层的寓意在于“谁来为债务负责”。此前,尚德电力曾向无锡市政府提交让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的方案——无锡尚德是尚德电力主要融资平台,也是最大的资产所在,如今却面临债台高筑、成本高企。若去掉这个大包袱,上市公司尚德电力便可断尾求生。

  这方案等于将包袱踢给了地方政府,当然遭到拒绝,而无锡政府也无力承担高昂的负债,协调银行提出的融资方案也遭到拒绝,双方僵持已半年有余。

  在债务最后的关头,作为一直出面沟通的施正荣却蹊跷的“被罢免”了。有人认为,施正荣的声明其实是“烟幕弹”,“如果要抗争,应该去走司法程序,而不是仅靠一纸声明”。

  接下来是两方势力的角逐。不论是无锡国联接棒,加速尚德电力国有化进程,还是尚德电力甩掉包袱,重获新生,创始人施正荣都将因此前系列的战略失误,被逐渐淡出。

  强行罢免

  3月6日,施正荣的一纸声明反击,将尚德董事会的内讧公开化。抗议“董事会废除我的职务是错误且非法的”,认为决定无效,通过此声明向外界表示,自己仍是公司的执行董事长,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施正荣并未指出董事会的决定中“错误和非法”的原因,且这“不具法律效应”的声明,并非出自尚德电力,而是出自境外媒体发出。声明并未提及其将要采取的措施。

  次日,尚德电力公告反击称,董事会相信根据公司注册地开曼群岛的法律,让王珊接替施正荣的做法是“正当且有效的”。尚德电力还称,就3月15日到期的债务,目前正在与国际投资者进行谈判。

  3月4日晚间消息,尚德电力宣布,创始人施正荣不再担任董事长一职,由Susan Wang接任,即刻生效。

  至此,施正荣仅保留董事一职。去年7月,尚德爆发GSF基金5.6亿欧元反担保欺诈案,当年8月,施正荣辞任CEO职务。2013年1月,一封要求公司CEO兼CFO金纬下课的公开信,让尚德电力的人事矛盾进一步浮现。

  尚德电力一位离职管理人士向《经济观察报》指出,新任董事长王珊(Susan Wang)及去年8月接替施正荣的CEO金纬,代表的是施氏家族以外海外大股东的利益。“当初在卸任CEO的时候,也非施的本心所愿,从那时候起,施正荣就逐渐失去公司的掌控权,海外资本已经对他失去了耐心。”

  确实如此,旗下GSF基金5.76亿欧元反担保丑闻爆发后,尚德的财务困境愈发显现,高昂的负债是无锡地方政府无法承担的。

  施正荣面临来自各方的责难,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指责是,自其执掌公司以来,战略错误连连。

  “这么多年融资的钱全部烧完,除了产能最大,几乎什么也没做成”,这位已离职的管理人士指出,宣布失败的投资包括亚洲硅业、薄膜电池、碲化镉、冥王星项目等。“此前高调对外的冥王星项目,事实上根本无法量产,这些都导致了今日的债台高筑。”

  “即便是产能最大,尚德却没有做到成本最低,反而是成本最高的之一”,该人士举例,截至2011年年底,尚德的成本超过10美分/每瓦,高于同业约2美分左右。(尚德电力财报仅公布至2012年第一季度,此后再无新财报公布。)“这完全不符合正常逻辑,产能最大却成本最高,主要是因为采购、管理、新产品导入和生产效率低下导致。”该人士指出。

  对此,政府曾协调债权银行,给尚德继续提供贷款,债权银行提出的条件是,要求施正荣用全部私人资产做抵押,这遭到施正荣的拒绝,救助计划至今陷入僵局,再加上旗下GSF基金5.6亿欧元反担保资产涉嫌欺诈的丑闻,这些原因直接导致了在董事会上对施正荣的反对票。

  难关

  “董事会在这个时间点采取这样的行动,表明他们并不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施正荣在他的个人声明中说。他称,自己一个月没有被允许参加董事会的会议了。

  施正荣所指的“眼下最重要问题”,即是债务偿还事宜,他指出,董事会并没有办法来对付这笔债务,并且无再融资计划,而自己才是股东、银行高管希望沟通的人。

  施正荣称,“董事会需要一个切实有效的计划,用来和所有债权人、供应商以及政府谈判,现在,不管是股东、银行高管,都希望和我谈,我不出面让他们感到奇怪”。

  据悉,3月下旬,主要贷款行之一的中国银行(2.95,0.01,0.34%)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诉讼尚德的案件将开庭审理。这意味着公司的新贷款安排已没有可能。

  3月4日,新任董事长Susan Wang表示,董事会和管理团队的首要职责,就是解决关键的债务及资本结构问题,但并没有给出具体方案。在此之前,2012年7月31日的财务说明会上,尚德电力曾表示,“公司将提供一个全新计划来应对2013年的可转换债券的偿付”。

  在新CEO金纬的主导下,呈现给政府的方案是,保全上市公司尚德电力,而将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这方案令江苏省政府震怒并加以否决。资料显示,2011年末,尚德电力的总资产约为283亿元人民币,无锡尚德总资产为197.69亿元,尚德电力的负债总额为223.7亿元,而无锡尚德则为147.6亿元。

  可以看出,一旦无锡尚德破产,巨额债务扔给地方政府之后,尚德电力将断尾重生。

  前述尚德已离职的管理层指出,金纬的背后正是Susan Wang。而尚德电力此前自爆的GSF基金5.6亿欧元反担保资产“不见了”的欺诈案,也是与其二人的推动有关,该事件是造成施正荣卸任CEO、尚德资金链紧张的导火索之一。

  3月,是尚德电力两大债务到期,除了5.75亿美元的可转债,还有巨额的银行贷款,而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4.74亿美元。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无法偿还,无锡尚德只有破产。

  有消息称,去年9月,中国银行牵头7家债权大行组成了债权委员会,但至今没有新贷款的安排,是因为几家大行提出希望施正荣让出控股权,甚至彻底退出尚德,银行仍执意要求施正荣以个人资产担保,因为在重债之下,尚德股价已大幅缩水,目前维持在1美元左右。

  即便被罢免了董事长的职务,但施正荣仍是尚德电力第一大股东,其个人持有尚德电力30.2%的股份,施正荣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家族私有公司D&M Technologies Limit-ed持股29.4%。

  重组设想

  数位光伏企业高管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不论施正荣是否重新执掌,都将加速无锡尚德的破产重组。

  甚至有人认为,施正荣的声明其实是“烟幕弹”,“如果真要抗争,应该去走司法程序,而不是仅靠一纸声明”。对此,施正荣并未给予答复。

  一位熟悉施正荣的前尚德人士透露,在卸任CEO之后的施正荣,主要负责与政府、银行的沟通,洽谈债务和贷款转期事宜。“如今被罢免董事长,正好不用去管这棘手的事了”。

  该人士指出,卸下无锡尚德的重担之后,上市公司尚德电力就只有洛阳、镇江、荣德、美国、日本等地的生产基地,而尚德的贷款主要来自于无锡,无锡尚德不仅是上市公司的主要资产,也是主要贷款平台。

  他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事实上,没有了无锡生产基地,尚德并不可惜。在此之前,尚德曾经和台湾一些厂家接触,来自于台湾茂迪等厂家的OEM成本,也远低于尚德自产的成本。

  由此可见,丢弃了无锡尚德,对上市公司以及施正荣本人来说,都不是件坏事。该人士还指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一方面施正荣不愿以个人资产作抵押,而财务漏洞如GSF基金这样的地雷还未浮出水面。双方陷入僵局。

  一位业内人士评价,施对地方政府的态度强硬,且并不愿被国有化,在上市之前就曾游说政府让国有股份退出。这与赛维LDK正好相反,赛维董事长彭小峰欢迎政府进入,自去年10月国资入股以来,赛维危机逐渐缓解,在政府的帮助下,赛维已经接连公布新的融资计划,获得纽交所继续上市资格,更重要的是,公司获批国开行的首笔4亿元新增贷款,使经营危机逐渐好转。

  据知情人士透露,接下来,无锡国联集团有可能在无锡尚德的破产重组中发挥作用,“很有可能以旗下产业投资基金全面接管”。如果顺利实施,大股东就换成了国资,而仍然维持尚德的品牌和渠道,既可完全从尚德电力中剥离,也可继续放在旗下。目前,无锡尚德最为核心的P4工厂已经被无锡国联接管,这也是无锡尚德目前仍在持续生产的工厂。

  一旦国资接管,启动破产保护程序,施正荣最大的险境将来自于财务漏洞和坊间流传的关联交易。涉嫌利益输送,尚德电力一直遭受海外投资者诟病。

  尚德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指出,“在尚德电力创办亚洲硅业时,正值与硅片公司MEMC签有长单,当时有附加条件是,尚德不能参与同业竞争,于是施正荣个人成立了亚洲硅业公司,后来转至尚德”。2006年,亚洲硅业成立,施正荣通过垫付款项和预下订单等形式,使亚洲硅业成为尚德电力三大供应商之一,2007年10月,双方签订了15亿美元的多晶硅合同。此外,2006年,施正荣与妻子又成立了香港辉煌硅科技投资公司,尚德电力曾与之签署价值3亿美元的购买合同。“当然这有当时条件的局限性,是否构成关联交易,还要看具体裁决。”上述人士称。

  至截稿时间,事态仿佛出现了转机。3月8日,尚德电力宣布,与GSF基金关于5.6亿欧元担保诉讼,已经达成了和解协议。协议显示,GSF Capital已经把其在环球太阳能基金(全称为Global Solar Fund,S.C.A.,Sicar)持有的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尚德,使尚德在该基金的股权从原来的79.3%增加到88.15%,同时,施正荣所拥有的Best(Regent)Asia Group Ltd。的股份由原来的10.7%增加到目前的11.85%。基金股权变更的相关手续完成后,环球太阳能基金将与尚德进行会计账目合并。

  这意味着,新的股权结构将使尚德电力能够完全控制GSF基金,此前尚德计划以出售该基金套现,缓解债务压力,如今可以重新实施。尚德CEO金纬出面称,“将更好地运营旗下的光伏电站,为股东创造最大利益”。

  如果债务问题在新任董事长手上解决,施正荣欲重新归位的胜算又减了一成。有消息称,施正荣正希望拿出自己在尚德的股权与银行交涉,筹划重新归位。而目前的尚德管理层对两位董事长之争,表示缄默。

  • 作者:万晓晓
  • 编辑:佚名

ico发表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信息服务

  • 君智咨询徐廉政解析飞贷的定位实战逆袭
  • 乐柏美商务用品携多款创新产品及解决方案亮相CCF
  • 乐柏美商务用品为餐饮行业提供废弃物管理解决方案
关于网站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业务合作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京ICP备05004402号-8